行业新闻News

发展马产业赛马未必与赌博有关

2018-11-24 246

贾幼陵:发展马产业必须靠博彩是认识误区

中国马业协会理事长贾幼陵接受本报记者专访,与记者就中国马产业发展的诸多问题进行交流。他指出,在发展马产业方面,以前有认识上的误区,认为马产业必须靠博彩,事实上赛马未必与赌博有关。中国马文化历史悠久、源远流长。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大力弘扬、推广马文化,将极大地促进马产业发展。

谈马业范畴:远远超出了第一产业

贾幼陵说,马业要是从字面上看属于第一产业,实际上它已经远远超出了这个范畴,它还带动了第二产业、第三产业里很多行业的发展。贾幼陵告诉记者,马业远远不止于畜牧业层面,如果仅仅指中国存栏的600万匹马,那它相对中国一年养的11亿头猪、120多亿只鸡等禽肉动物来说,就太微不足道了。

事实上,马业在很多发达国家都举足轻重,像德国、法国、美国等,包括香港地区它都是很重要的产业,带动了很多的加工业、娱乐业、旅游业的发展。贾幼陵指出,马业是一个很大的产业链。这其中不但包括赛马运动、旅游、活动展示等,还包括马具制造、马奶、马油、马的提取激素等等多种产业。“所以,真正意义上的马业,比许多人理解的要宽泛得多。”

他说,比如鞍具、服装的加工业都在马产业范畴,有的鞍具会卖上万元甚至是几万元,这些鞍具不仅仅是用在骑乘上,有的人还会在家里摆放一个,寓意平安吉祥。正因为马文化非常丰富,非常多样,因此马产业链会非常长。我们国家近些年由与马有关的体育运动所带动的第三产业比如旅游业、会展业、娱乐业等等,就发展得更快了。

贾幼陵指出,就马本身而言,老百姓比较喜闻乐见的就是马奶。在新疆、内蒙,包括哈萨克斯坦等中亚地区以及俄罗斯,马奶都是非常珍贵的东西,非常风行,价格是牛奶的十倍左右。另外一个方兴未艾的研究就是从孕马尿里提取雌激素,用于美容美颜。之前就传出过好莱坞的明星,到了三、四十岁的时候,为了美容偷偷喝马尿。

美国从孕马尿中提取替代雌激素的专利50年刚过,因此将来全球12亿妇女都可能服用上这样的雌激素。这也有望成为一项新的产业。贾幼陵告诉记者,虽然全世界所有的英语国家都不吃马肉,但所有的非英语国家都吃。在哈萨克斯坦有吃马肉的习惯,在日本、俄罗斯等国家,人们都吃马肉,中国的哈萨克族也习惯吃马肉,因此马肉也是一项肉食来源。由此看来,马全身是宝。

谈马业发展:要跳出认识误区

贾幼陵说,中国的马文化历史悠久、源远流长。在历史上有很多名马良驹的故事,我们应该在这方面好好进行谋划,一方面做好都市马文化的推广,一方面做好民族马文化的发掘传承。

他指出,现在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对马业正产生一种爆发式的需求。事实上,马文化完全是一种群众性的、大众参与的文化,而绝不是一种小众文化。像在边疆少数民族地区,比如我以前呆过的地方(东乌珠穆沁草原),一个老太太过60岁生日就可以办一次赛马会,这在当地是一种非常喜闻乐见的活动,奖金也不用太多。第一名就给匹马,第二名给头牛,第三名给只羊,这在当地是非常普遍的,因为这是他们的传统。因此我们可以发现,当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以后,不仅是在内蒙、新疆,包括青海、西藏、甘肃以及云贵,传统的民族赛马活动都频繁地开展起来。特别像在云南的迪庆州,赛马结束后,拿到冠军的马就标价七、八十万。

他说,赛后冠军马匹身价倍增并不是没有道理。所谓的赛马,原本就是展示活动,通过赛马来展示马主的马匹优秀,从而选出最好的公马。这样一来就带动了马匹的交易,因此赛马活动可以促进马产业的发展。我们也可以看出,大力发掘、传承和弘扬民族马文化,对马产业的推动作用是不言而喻的。

与民族马文化相对应的就是都市马文化。贾幼陵说,在推动都市马文化的发展、普及方面,也大有可为。像马球人们往往认为这是高雅的、贵族式的、有钱人玩的运动,实际上并不是这样。马球在中国有上千年的历史,在唐朝是最兴盛的,只不过是到了清朝才逐渐衰亡。目前正在高校中积极推广这项运动,成立大学生马球队,这样的话就把年轻人引到这项运动中来了。当然包括国际上的一些大公司赞助的赛马、马术赛事,比如浪琴表每年举办的一些赛马活动等,类似的体育活动的影响也越来越大。

贾幼陵表示,目前在中国的大城市,都市马文化的发展也很快,全国已经有一千多家马术、赛马俱乐部,光在北京就有一百多家。随着人文素质的提高、教育的发展,马术运动已经成为提高人们素质的高雅运动。另外一些与马有关的高雅剧,人们也越来越接受和认可,一些大型的实景剧如《千古马颂》等准备进城演出,这些实体剧的上演,也将有力推动都市马文化的发展和普及,从而促进中国马业的发展。 他指出,我国在马产业发展方面,原来有些认识上的误区,认为必须靠博彩来带动,像香港一样,实际上并不是这样。

贾幼陵介绍,其实赛马和赛马相关的博彩与目前许多人所理解的赌马也有着天壤之别。“首先,许多有着大型赛马赛事的国家或地区,赛马未必与赌博有关。”

他指出,赛马活动非常知名的迪拜,赛马与博彩就没有关系,迪拜通过旅游、通过专卖赛马赛事的转播权等就能获得相当的收益;而在德国,马文化已经深入人心,从养马到马的展示、比赛等方方面面的产业非常发达,这些业态都与博彩无关。“一个绕桶赛,就能带动成千上万的人参加,这就带动了旅游业。“

谈马匹繁育:要繁育我们自己的品种

中国的马匹数量在1978年的时候达到巅峰,存栏达到1146万匹。那时中国的马匹数量是世界第一,中国马匹繁育等方面也有一定的技术积累。随着改革开放的推进,马匹开始从生产活动和军事活动中逐渐退出,中国的马匹数量开始大幅下降。贾幼陵说,这也是一种必然。像美国作为马匹数量最多的国家,在二战时的最高峰,马匹数量达到了2500万匹。到上世纪50年代,马匹数量很快断崖式下降到1000多万匹。

不过,尽管欧美国家的马匹从生产活动和军事活动中退出,存栏数量大幅减少,但由于这些国家有传统的赛马、马术运动,娱乐、体育需求依然存在,因此在马匹的育种改良方面、马医人才教育培养方面都在不停地发展。而中国改革开放以后,马一下子没了用武之地,因此所有的大专院校都没了有关马的专业课程,马匹的育种改良也基本停滞,中国的一些优质本土马品种到了濒临灭绝、亟待保护的境地。

贾幼陵说,随着时代的发展,一些马的品种不能适应新的需要,必然要被淘汰,但一些品种属于必保的还得保护起来,比如纯种蒙古马、伊犁马等,应在发展中去保护它们。贾幼陵告诉记者,中国应该在温血马品种的繁育改良方面跟上欧洲温血马的发展趋势,特别是在表演、速度、耐力、障碍等方面。贾幼陵建议,中国应该自己培养马球马,通过协会认证它为专业用马。他告诉记者,在北京的马球比赛,世界上的优秀马球选手来参加比赛,因为他们的马进不来,选手来了以后一看都不相信比赛用马是中国自己培育的,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现象。

贾幼陵指出,要在国家层面去认证它为某项运动专用马很难,但通过行业协会来认证某一个品种这是可以的。谈到中国马业发展,贾幼陵认为马医人才的匮乏也是一个重要的瓶颈。事实上,兽医特别是顶级的兽医在国际上就比人医还吃香。听说,在欧洲的普通马兽医往往都有私人飞机,开着飞机去看病。但在中国这方面的落差就很大。这些年,中国马会也在推动兽医人才的培养工作。目前,马医专用人才培养已有好几所大学开设,包括贾幼陵所在的内蒙古农业大学兽医学院的马兽医专业,毕业生往往供不应求。目前,中国马业协会也在着力推进更多的高校开设马医课程。

今年4月,中国马会和世界马医协会共同主办了在北京召开的世界马医大会,进一步推动了中国马医事业的发展。

谈纯血马登记:要确保获得国际认可

纯血马原产于英国,是速度赛马的主要品质。目前世界上有几十个国家有纯血马,全球纯血马登记的数据都在英国纯血马登记委员会。获得英国纯血马登记委员会认可的各国纯血马登记机构所登记的数据会汇总到英国,其颁发的纯血马护照国际上通用。

贾幼陵告诉记者,中国的纯血马主要来自澳、日、美、法等国家,也有一部分为国内繁育。中国纯血马登记机构为中国马业协会下属的中国纯血马登记管理委员会。

英国纯血马登记委员会要求,世界上所有纯血马都要有严格的护照,一匹马出生以后,必须拿到其父亲的遗传资料、母亲的遗传资料和小马的资料做DNA检测。以前是血液,现在是用马的鬃毛,都要在规定的时间内进行严格登记。在确认以后发给新生马匹护照。所有在世界各地登记的马匹的资料数据,每年都会汇总到英国纯血马登记委员会,也就是说,在中国或其他地方登记的纯血马在英国都能查到。如果一匹纯血马没有进行登记,这匹马以后所生的所有马匹就失去了纯血马的血统身份。

贾幼陵告诉记者,中国的纯血马如果没有中国纯血马登记管理委员会发的纯血马护照,它也不能参加世界上的纯血马比赛,因为国际上不接受。事实上,纯血马登记后所发的马匹护照并不评价马匹的好坏,而只是证明马匹的纯正血统,它是纯血马参加纯血马赛事、国际马匹交易、纯血马繁育、纯血马买卖等必不可少的证明。

除了DNA检测报告和亲子鉴定外,纯血马登记信息还包括品质、产地、出生日期、毛色、性别、特征描述、烙号、芯片、五代谱系图、育马者等完整信息。如果一个国家的纯血马登记机构做得不好,英国纯血马登记委员会就会取消其资格。如果是这样的话,该国的纯血马就只能到英国纯血马登记委员会推荐的临近国家去登记。贾幼陵坦言,我国的纯血马登记在之前还做得不够好,以前十几年只登记了200来匹。最近四年来,中国马会加强了这项工作,已经登记了2000多匹,中国纯血马登记管理委员会已成为一个在国内被行业接受、认可,在国际上也很受认可的纯血马登记机构。

目前,中国马会下面不仅有纯血马专委会,还设有阿拉伯马、汗血马专委会,并开展阿拉伯马、汗血马登记。